欢迎来到学至尚 免费注册 退出

24小时免费客服热线

400-886-9113

开学了 有多少学生愿意走进职校大门?

时间:2016-09-19 作者:admin 浏览数: 

长期以来,学习不好的孩子才念职业学校。这样的偏见,使得职业学校在招生时,毕业生在升学、就业时,都面临一定困难。

我国第二产业就业总人数为2.3亿,但其中技能人才的比重,远低于发达国家,人才缺口巨大,制约着企业转型升级。

图为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选拔赛汽车修理项目的比赛现场,一名参赛选手正在检查车身。
图为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选拔赛汽车修理项目的比赛现场,一名参赛选手正在检查车身。


从工业大国到工业强国,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不仅需要具有创新意识的技术人才,也同样需要知识型的技能人才。而职业学校,就是技能人才的摇篮。

改变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现状,不仅需要提升职业教育的质量,更需要打通技能人才的成长通道,而后者,有待于相关方面做出长远规划。

“在很多亚洲国家,父母认为把孩子送进大学才是最好的选择。但在我们看来,参加职业技术培训,掌握一门技能也是不错的职业选择,这跟读大学后再出来工作是平等的。对于个人来说,技能提升不仅可以带来更好地就业,也能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日前,世界技能组织首席执行官大卫·霍伊在上海参加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选拔赛的开幕式时如是说。

正值开学季,这场遍布上海、北京、浙江、安徽、广东等全国13个赛区的技能大赛在占据媒体大量版面和时长的同时,也将这样一个问题再次抛给公众——“开学了,有多少学生愿意走进职校大门?”

 “你们能提供什么样的技工?”

“你们能提供什么样的技术工人?”上世纪90年代,正值上海浦东开发,德国合作方开门见山地向参与对接工作的杨秀英发问。

如今已是上海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校长的杨秀英对当年的提问记忆犹新,“他们首先关注的不是基建项目的‘三通一平’,而是技能人才。”

20多年过去了,从当初处处蛙鸣的农田、渔村,到现在拔地崛起的地标建筑群,浦东成为上海现代化建设的典型样本,而我国对培养技能人才的重视也早已上升至顶层设计高度。

2014年,国务院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会前,《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印发。201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开展《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2016年,“工匠精神”第一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今年全国“两会”上,来自生产一线的全国人大代表李斌,在上海团发言时引用了一组数据。一项针对17个省市、41家企业的2577名职工的调查表明,受访职工中,认为产业工人在当下享有较高社会地位的,仅占6.07%;认为地位不高的占61.62%,认为没地位的占32.31%,只有1%的人不介意当工人。

这组数据的背后,是部分技能人才难掩的心理落差。

“社会分工导致的行业收入差距,以及不同学历层次导致的收入差距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心理落差。”在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郜岭对《工人日报》记者表示,从坐办公室的白领、金领到生产一线的技术工人,心理落差的产生不仅仅因为待遇和收入,更重要的是“感觉”,而这份“感觉”是整个社会评价体系的一种折射。

“对于什么样的职业是体面的,容易得到尊重的,长期以来大家已经有了‘一杆秤’。”北京东城区职业大学校长助理金琰认为,多元价值观和成功观的塑造应从小开始,她建议通过参加职业体验活动加深孩子对技能岗位创造的认同。

在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选拔赛的开放式赛场,记者看到,前来参观的“红领巾”络绎不绝,不少体验区都排起了长队。

“技能大赛就像是一扇展示窗口,在形成尊重技能的社会氛围和导向的同时,能够增强人们对职业技能的深度认知。”在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主任赖德胜看来,很多时候,正是人们对目前的技能发展水平缺乏了解,导致对技能人才的社会评价存在偏差。


快速选课
懒得填哇,拨打 400-886-9113